QDLP试点常态化需迈“几道坎”?_上海金融报_中国金融新闻网
返回首页
上海金融报CURRENT AFFAIRS
上海金融报 / 正文
QDLP试点常态化需迈“几道坎”?


  在我国金融业加快对外开放和上海建设全球资产管理中心的背景下,QDLP(合格境内有限合伙人)试点迎来新的发展机遇。在今年6月举行的第十一届陆家嘴论坛上,央行副行长、外汇局局长潘功胜表示,推动QDLP试点在上海常态化是近期的一项重点工作。虽然前景广阔,但据记者了解,从前期情况看,推进QDLP试点仍有不少痛点待解。

价值独特但试点范围有限
  2012年4月,上海启动QDLP试点,据悉已吸引40家国际知名的对冲基金和资产管理机构参与。
  “随着我国经济发展、社会财富积累、GDP占全球比重提高,国人对资产保值增值需求不断扩大是必然趋势。但从国内资管行业现状看,可帮助投资人实现全球化资产配置的渠道和产品相对稀缺。在此情况下,QDLP试点应运而生。将全球顶尖的资产管理公司引入国内,向国内投资者提供资产管理服务,是QDLP有别于其他海外投资渠道的最显著特点。”QDLP试点机构、广发钧策运营负责人朱智勇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
  作为国内首家获得QDLP试点资格的基金公司,上投摩根相关负责人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中国居民的资产配置已走过储蓄、房地产阶段,进入金融资产配置和财富管理阶段。随着财富增加及政策放开,海外资产配置将越来越受到重视。特别是当前国内市场波动性较大,投资者避险情绪浓重,海外市场可提供更多样化产品,QDLP产品可为国内投资者提供稳健收益。”
  “QDLP在QDII(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和ODI(境外直接投资)之外,为国内机构投资者提供了新的、非常重要的跨境投资路径。对希望进行全球资产配置的中国投资者而言,这是他们能够直接接触国际领先的资产管理人,加入国际投资者群体的重要渠道。”富而德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沈育欣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不过,目前QDLP试点的范围还较为有限。”
  据悉,批准的额度无法满足潜在的客户投资需求,是当前QDLP试点面临的一大阻碍。在没有把握获得新增额度的前提下,试点企业难以在境内扩展业务。同时,部分QDLP试点基金的境外母基金对境内试点企业有投资额度要求,试点企业只能等前期投资赎回、额度恢复后,才能再次进行申购。
  值得关注的是,上海市QDLP的架构和运营模式比较复杂,部分海外对冲基金的赎回与国内普通专户的赎回安排有较大区别,境外投资赎回期限长。同时,部分QDLP基金产品在设计专户产品时,对产品的申赎有特殊规定,如开放期仅能接受赎回,无法接受新增资金申购等,导致新增资金仅能申购新设产品份额,而不能直接申购现有QDLP专户中已有基金份额。此外,一些试点基金链接的境外母基金为对冲基金或FOF(基金中的基金),底层资产多涉及OTC(场外交易市场)交易,估值成本高、流动性较差,一定程度上降低了投资需求。

投资者“适当性”待加强
  据《上海金融报》记者了解,前14家QDLP试点企业共发行了18只QDLP基金。试点基金的底层投资人为高净值人群,投资目的是进行全球资产配置。从投资收益看,QDLP基金的年化投资收益率呈现出“下降-上升-下降”的趋势,但总体收益较为可观。
  “作为唯一一家以全球化配置型FOF为主要产品的QDLP试点企业,我们致力于为国内投资者提供全球化、分散化的对冲基金组合。”朱智勇表示,中美两国经济周期不完全同步,是QDLP业务面临的问题之一。同时,两国贸易摩擦的加剧与缓和,都会对美元与人民币的相对强弱造成显著影响,汇率震荡可能导致QDLP产品净值波动。“对于以稳健为主、不片面博取高收益的投资组合来说,汇率波动的影响不能忽视。”朱智勇指出。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上海前3批QDLP试点企业的投资额度使用较为充分,但也有几家试点企业的额度使用率较低,原因之一是试点企业通过第三方渠道募集的个人投资者资金的投资偏好与机构投资者不同。
  “从国内资管业近十年的发展历程看,保本保收益的理财产品及高杠杆分级产品的繁荣,实质上是以积累金融系统性风险为代价,为投资者创造了较高的‘无风险’收益,不恰当地抬高了国内投资人的风险收益预期。”朱智勇表示,“许多投资人获得的实际经验是‘无风险高收益的金融产品比比皆是’,进而对投资结果产生错误预期,表现出不愿承担任何投资风险,又急切追求高收益的心态,对资本市场走向成熟必然导致的无风险套利机会减少,资产收益终将与风险水平相匹配的趋势感到很不适应。这阻碍了资管行业的正常发展。”
  “虽然近年来监管机构开始打破刚性兑付,大力推动资产管理机构发行净值化产品,积极促使投资者树立健康成熟的投资理念,但投资者观念与习惯的转变往往是一个渐进的过程。”朱智勇强调,QDLP产品主要立足于全球市场,尤其是发达国家较为成熟的资本市场,其产品被国内投资者接受也需要一定过程。

试点完善空间较大
  欲推动QDLP试点在上海常态化,还有哪些工作要做?据记者了解,业界对监管政策的诉求及建议主要包括:扩大QDLP试点基金的募资币种,允许QDLP产品以外币计价结算,并在外汇管理政策上予以支持,以解决外汇合规性问题;允许QDLP试点基金以跨境人民币投资境外人民币资产;允许符合特定条件的外资私募基金管理人使用自有资本金投资其管理的QDLP试点基金,提升试点企业的运营效率,降低其资金成本。
  沈育欣认为,QDLP的主要风险在于对境外GP(普通合伙人)和管理人的监管。“从实际操作看,中国监管机构直接监管境外GP和管理人有一定难度,也涉及中国法律和当地法律如何协调的问题。因此,从中国的监管角度而言,重点应更多地放在信息披露上,保证国内投资者有足够的信息作出合理的选择,也使得投资市场能充分发挥优胜劣汰的作用。当然,国内投资者也应当考虑聘请熟悉境外GP和管理人所在国家法律制度的顾问,争取对自身利益的最大保护。”
  朱智勇建议,应加大对投资者教育力度,使之形成正确和健康的投资理念,促进国内资产管理行业成熟。同时,应继续加大金融开放,使国内投资者能够更容易实现资产的多元化配置,降低投资组合的系统性风险。“如果中国计划将自己置于未来全球商品流和资本流的中心枢纽位置,前者(商品流)需通过构建新的更为开放的贸易伙伴关系来实现,后者(资本流)则需通过资本市场的互联互通和金融开放来实现。上海作为这一战略积极实践者,在资产管理行业进行‘引进来’、‘走出去’的尝试必不可少,积极探索QDLP模式,实现国内资产管理行业与国际接轨是非常必要的。”朱智勇强调。
责任编辑:毛晓勇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