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国际化:与改革开放相伴而行_本报关注_中国金融新闻网
返回首页
本报关注CURRENT AFFAIRS
本报关注 / 正文
人民币国际化:与改革开放相伴而行

  以开放促改革促发展是中国经济发展的成功经验。如果要选取中国经济对外开放过程中里程碑式的关键性节点,2001年12月11日中国正式成为世界贸易组织(WTO)成员是一个,2016年10月1日人民币被正式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特别提款权(SDR)新货币篮子无疑是另外一个,它被视为人民币国际化的里程碑事件。

  人民币的跨境使用最早可以追溯到上世纪90年代初,我国部分地区在与周边国家的边境贸易中开始出现使用人民币现金进行贸易结算的现象。如果从2009年跨境贸易人民币计价结算试点开始算起,人民币国际化刚刚走过第一个十年。从个人业务到贸易结算、从经常项目到资本项目、从边境地区零星使用到走向国际,人民币国际化的发展进程,是伴随中国改革开放的不断推进和市场发展的需要顺势而为的演进过程。从小币种晋升为全球第五大储备货币,人民币走向国际化也是中国推进改革开放和融入全球化过程的历史必然。

  跨境贸易结算:人民币国际化的原始驱动力

  贸易投资的对外开放、人民币汇率市场化形成机制改革、减少资本管制(即实现人民币可自由使用或较高可兑换性)被视为拉动经济对外开放的“三驾马车”。其中,后两项是金融指标。

  但早期的汇率改革和减少外汇管制是充满争议的。之所以能得以启动,源于贸易投资对外开放的需要。经济对外开放的进展和得益,又不断对汇率改革和减少外汇管制以致人民币可兑换性提出更高的要求。也就是说,“三驾马车”虽然有快有慢,但相互配合和促进,也相互影响和牵制,拉着中国经济在对外开放道路上走了相当长的里程。对外开放的进程始终伴随着汇率走向合理化和外汇管制的逐步减少。

  当这一进程走到2008年时,人民币国际化迎来了难得的历史机遇。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对国际货币体系产生了深刻的影响,特别是美元流动性紧缺、金融市场波动加剧。中国周边一些国家的央行希望通过与人民银行签署本币互换协议获得流动性支持、维护金融市场稳定。同时,随着中国在全球贸易和投资比重的持续增长,国内外企业希望通过人民币结算降低交易成本、避免汇率风险的意愿逐渐上升。

  全球金融危机后,中国经济率先恢复并成为世界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国际上使用人民币的需求显著增加。为顺应市场需要,中国开始逐渐改变过去严格区分本外币的管理方式,主动消除政策障碍,积极推进人民币跨境使用便利化。2009年7月,人民银行推出面向港澳地区和东盟国家的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试点。自此,人民币国际化进入了加速阶段。人民币成为国际货币体系多元化进程中的新成员。

  目前中国已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贸易国,是第一大出口国和第二大进口国,进出口规模从2009年的2.2万亿美元提高至2018年的4.6万亿美元,在全球货物贸易中比重从8.7%攀升至11%左右。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金额从2009年试点之初的35.8亿元增长到2018年的5.11万亿元。可见,基于经常项下的跨境贸易结算是人民币国际化进程的原始驱动力。

  政策制度框架和基础设施不断完善

  近年来,尽管内外部环境有起有伏,但人民币跨境使用、人民币国际化的政策制度框架和基础设施一直在不断完善和健全。

  政策和制度框架方面,人民银行等部门先后出台政策,允许人民币用于经常项下的跨境贸易结算、资本项下的外国直接投资(FDI)和境外直接投资(ODI)。同时,先后允许境外央行等三类机构投资银行间债券市场,允许境外人民币贷款及境内企业到香港发行人民币债券,推出境外人民币借款、人民币资金池等业务以及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RQFII)、人民币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RQDII)、合格境内有限合伙人(QDLP)、沪港通、深港通、债券通、沪伦通等业务。陆续开展人民币与其他本币的直接挂牌交易,自2008年起,人民银行先后与3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央行或货币当局签署了双边本币互换协议,协议总规模超过3万亿元人民币。

  金融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在与香港建立人民币清算安排的基础上,人民币跨境清算体系建设取得了长足的进步。截至2018年6月底,清算安排覆盖23个国家和地区,遍布东南亚、欧洲、美洲、大洋洲和非洲。香港、新加坡、伦敦等离岸金融中心的人民币产品日益丰富、交投日趋活跃。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IPS)一期、二期也分别于2015年10月、2018年5月上线运行,更好地满足了全球用户人民币支付结算和清算需求。

  汇率机制完善方面,在中国金融改革的总体框架下,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和利率市场化改革有序推进,为人民币国际化创造了良好条件。2015年以来逐渐形成“收盘汇率+一篮子货币汇率变化+逆周期因子”的中间价形成机制,进一步稳定汇率预期。利率市场化改革同时稳步推进,存贷款利率放开、利率调控体系、市场利率体系建设等方面均取得关键性进展。

  人民币走向国际化的重要里程碑,是人民币在2015年12月被接纳成为IMF的SDR货币篮子的组成货币,在SDR货币篮子中占10.92%权重。2016年10月人民币正式加入SDR,以国际储备货币的身份进入到IMF和BIS等国际组织以及各国货币当局的资产组合。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发布的《人民币国际化报告2019》表示,人民币加入SDR,是中国融入全球金融体系的重要里程碑,更是国际货币体系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为人民币金融交易和国际储备职能注入了巨大能量。近年来,特别是2018年,美国特朗普政府采取了一系列“逆全球化”行动,打破了固有的美元机制和政经关系,致使全球范围内出现一股去美元化浪潮,越来越多的国家和地区将人民币纳为官方储备并成为国际使用货币的选项之一,为人民币国际化提供了新的机会。

  贸易货币、金融货币和储备货币

  通常而言,一种货币的国际化程度由三个部分组成,分别是作为贸易货币、金融货币和储备货币。

  从人民币作为支付货币角度来看,在2016年以来,受贸易摩擦等外部因素影响,贸易项下人民币国际化驱动力有所减弱。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SWIFT)最新报告称,今年5月人民币在国际支付中为第五大活跃货币,其份额为1.95%,位于美元、欧元、英镑、日元之后。

  不过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也在这段时间出现了新的特点。“熊猫债”增长迅猛、境外机构投资境内债券市场热情高涨,人民币跨境使用的主体正在由传统工商企业向境外主权机构、境外金融机构等各类主体延伸,说明人民币正在从支付结算的功能逐渐向投资交易和储备资产的功能拓展。

  根据前述报告,2018年年末,境外机构和个人持有境内人民币金融资产余额增至4.85万亿元,延续了2016年以来的增长势头。在非居民所持人民币资产中,规模最大的是债券,其次是股票、存款及贷款。这背后离不开金融领域一系列对外开放政策的推动,包括银行间债券市场的进一步开放,沪港通、深港通、债券通先后开通。尤其是A股纳入MSCI指数和债券市场纳入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指数等,引导境外投资者投资我国A股市场和债券市场,增加人民币资产配置,吸引投资资金流入,为人民币国际化程度的进一步提高打下了市场基础。

  自加入SDR货币篮子后,人民币的国际认可度得到极大提升,储备货币地位得以确认,欧洲央行、德国央行、法国央行等先后决定将人民币资产纳入外汇储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年末,官方外汇储备货币构成(COFER)报送国持有的人民币外汇储备规模增至2027.90亿美元,在外汇储备中的占比为1.89%,较2017年的1.23%增长了53.66%。

  此外,大宗商品人民币计价功能也在近年实现突破。2018年3月,以人民币计价结算的原油期货在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挂牌交易;5月,大连商品交易所人民币铁矿石期货引入境外交易者业务。

  波浪型前进:与更高层次改革开放相伴而行

  尽管人民币的国际支付、投融资、计价、储备等功能近年来不断提升,但人民币各项货币功能在国际市场上的占比(百分之一点多到百分之四的比例),仍然远远低于人民币在SDR货币篮子中10.92%的权重。可见,人民币国际化仍然有较长的路要走。

  “人民币国际化是一个市场驱动、水到渠成的过程。”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2018年人民币国际化报告》表示,这一过程中最为本质的方面可归纳为“四大支柱”:一是坚持市场驱动,通过消除限制人民币使用的障碍,为人民币与其他主要可兑换货币创造公平竞争的环境;二是完善顶层设计,坚持经常项目可兑换,不断完善人民币跨境业务政策框架,有序推进资本项目可兑换,加强跨境清算系统等基础设施建设;三是引导离岸人民币市场健康发展,实现离岸与在岸市场良性互动、深度整合;四是完善监督管理,防范金融风险。

  回顾中国改革开放进程,中国人民银行原行长周小川说:“吸引外资、贸易放开经营、汇率改革、加入WTO、修改外汇条例、人民币跨境使用等,中间也出现过少量反复,或是走走停停,不过一旦上了那个台阶,就难以往回退了。”

  人民币加入SDR,就是这样一个台阶。未来,人民币的进一步国际化将与更高层次的改革开放相伴而行。

  2018年4月,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在博鳌亚洲论坛上宣布了11项金融业开放措施和时间表,标志着新一轮金融业开放大幕拉开。易纲特别提到,金融对内对外开放、汇率形成机制、资本项目可兑换三者要互相配合、共同推进。

  2018年以来,中国加快金融市场开放进程,扩大外资准入与业务范围,进一步明确“熊猫债”政策框架,沪港通、深港通额度提升,沪伦通开通,人民币原油期货挂牌交易,尤其是A股和中国债市分别纳入国际指数,进一步增大了人民币资产配置吸引力。《人民币国际化报告2019》显示,2018年,在贸易计价结算、金融计价交易、国际储备等领域,人民币使用止跌回升,在全球货币体系中的地位进一步巩固。历经一轮波动周期,人民币国际化企稳提速,人民币国际化指数(RII)自2017年三季度末的1.90开始走出低谷,2018年年末RII为2.95,较2017年年初实现强势反弹。

  这也对应了周小川对人民币国际化进程的描述:“人民币国际化进程本身会是波浪型前进的。如果配资平台到投机成为外汇市场中的主要矛盾,就重点应对投机,等市场逐渐回到相对稳定状态,人民币国际化还会继续前进。”

责任编辑:梁艳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