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恨人心不如水_美文推荐_中国金融新闻网
返回首页
美文推荐CURRENT AFFAIRS
美文推荐 / 正文
长恨人心不如水

  妇女儿童的地位,是文明程度的晴雨表。有哲人说:“一颗受了伤害的儿童的心会萎缩成这样:一辈子都像桃核一样坚硬,一样布满深沟。”正是在此意义上,笔者对高考后离婚的夫妻不无同情乃至赞叹,因为对于基本死亡的婚姻而言,保持“相安无事”乃至“一团和气”需要多大忍耐力?也正是在保护女童的意义上,笔者才不得不严肃重申,说王振华“禽兽不如”已经大大侮辱了“禽兽”。于是,对于法国正式通过“禁止打(儿童)屁股法”,笔者由衷理解与支持。

  

  朱燕祥 画

  屏风有意障日月

  灯火无情照独眠

  这是南朝诗人江总诗《闺怨篇》里的一联。

  江氏写的是少妇思念远征的丈夫,倾诉寂寞孤单的情怀。笔者在此摘除了“思念”,留下了“无情照独眠”的历史与现实。

  网易上看到视频:高考结束后离婚率上升,而且连续多年如此。工作人员说:有的母亲为孩子隐忍2年多——湖北襄阳某民政局工作人员称,随着高考结束,每月离婚登记达到300多对,呈上升趋势,每年都有这个情况。其中不少夫妻是怕影响孩子学习,选择了隐忍,等到高考结束,才办理离婚登记。

  一则幽默说,98岁的老爷爷与95岁的老奶奶去民政部门办离婚,工作人员说:都一起过了漫长的六七十年,还有什么不能担待呢?不料,二位老人的回答是:“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相比之下,笔者更加佩服如今“坚持到孩子高考后离婚”的夫妇们。

  都知道认真会死人,凑合不会死人,为什么一定要那么认真呢?记得著名作家谌容有个小说,叫做《懒得离婚》,讲的就是一种普遍社会心态。

  然而,毕竟是21世纪又过了20个年头,大家对于婚姻的质量乃至自己生存的质量要求不同了,对于“自由”“平等”的理解也逐步加深,认真践行——明白“凑合”的代价是更漫长的苦痛,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离婚率升高同样可以理解。

  然而,在双方都心知肚明的情况下,仍然为了孩子的高考——其实是孩子今后的前途——而隐忍了一切,这又是怎样的“委屈”与伟大!

  梁漱溟先生说,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一是“向上之心强”,二是“相与之情厚”。这“相与之情”中的人伦亲情,时常被外国人不解,但其间甘苦,只有收起孩子准考证去离婚的人,才大彻大悟。

  新松恨不高千尺

  恶竹应须斩万竿

  这是老杜《将赴成都草堂途中有作先寄严郑公五首》其四的颔联。意为诗人在成都草堂培植的四株小松,倘若能够快些长高长大,千尺也不嫌多。而那种随处乱生、侵占庭园的“恶竹”,纵有一万竿之多,也有害无益,必须斩草除根。

  其实,用“恶竹”比喻“涉嫌猥亵幼女”的原新城控股董事长王振华是不恰当的。关于信息发布迟缓造成的股民损失如何处置、溢价大宗交易频现谁在抢跑、新城致歉信为何毛病多多……笔者都不愿也已不必议论,相信“正义决不会缺席”足矣!

  笔者尤其“难以下咽”的,是一些人说王振华“禽兽不如”。这大大侮辱了所有禽兽,必须严格澄清。

  曾经读到过一则故事:某屠夫杀驴,驴子惊恐万状、拼命挣扎,旁边的牛和羊也一起嚎叫,令人毛骨悚然。屠夫吓愣了,停住了手。不一会,那驴子生下一头小毛驴,两行泪直直地流下来,脸上变成了视死如归的平静——看看丰子恺《护生画集》里的禽兽,人类不说“自愧弗如”,至少在许多时间与地点是应该惭愧的。“人类灵魂的拷问者”陀斯妥耶夫斯基在其名著《卡拉玛佐夫兄弟》中写过:“有时听见形容人‘野兽般’地残忍,其实这对野兽很不公平,也很委屈:野兽从来不会像人那样残忍,那样巧妙地、艺术化地残忍。”

  在社交媒体与自媒体上,见到了不少域外处置此类犯罪的画面,于是明白“嫉恶如仇”是人类通识。所以,笔者选取杜甫这一家喻户晓的联语,只是为了那一个字:“斩。”

  学语渠渠问

  牵裳步步随

  这是宋代梅尧臣抒发宠爱小女之情。昔泗州知州朱处仁与和州知州杜挺之,皆为梅尧臣好友,相约在开封小聚。梅尧臣因舍不得“膝前娇小女”而迟到,用诗歌解释原因“出门虽不远,情爱未能移”。“渠渠”连用,《诗经·秦风》“夏屋渠渠”谓殷勤貌,《荀子》曰“有法而无志其义,则渠渠然”,是局促不安貌。无论是天然的“殷勤”而稚气絮叨,还是怕父亲离开而手不释衣襟,恋恋难舍之情均跃然纸上。窃以为此联比蒋士铨的“见面怜清瘦,呼儿问苦辛”、老杜的“鹿门携不遂,雁足系难期”都生动几分。

  推荐此联者,嘉许“禁止打屁股法”获通过也。

  海外网7月3日电,当地时间2日,经由参议院投票,法国议会以50票对1票正式通过“反日常教育暴力法案”(俗称为“禁止打屁股法”),该法案此前在国民议会已获表决通过。

  据《巴黎人报》报道,此法案在法国曾引起巨大争议。因为此次通过的文本中明确写道,“父母行使家长权力须无任何身心暴力行为”。该措辞被认为已超过了“禁止打孩子屁股”这一简单设定。

  至此,法国成为世界上第56个完全禁止体罚儿童的国家。瑞典早在1979年已就此立法,当时法国人认为瑞典人“很可笑”。此后,众多欧洲国家纷纷跟进立法,法国亦坚决抵制——因为“体罚”历来是法国教育方式中的敏感问题。根据法国儿童基金会数据,85%的法国父母会在教育孩子时使用“暴力”。2013年,法国利摩日一位父亲因为在9岁儿子的屁股上打了一巴掌,被法庭判罚500欧元,判决结果导致全国民意分裂。法国畅销亲子杂志《父母》的作家克里斯汀·赫尔南德兹表示,很多读者认为有时必须向孩子展示威信,“打屁股”是法国传统育儿方式的一部分,许多父母认为这是“让孩子学会如何做人”的好方法。

  《法国妈妈育儿经》一书的作者帕梅拉·德拉克曼认为,法国育儿方式比英国和美国更重视传统和权威,在法国父母眼中,体罚是被允许的行为。她引用一项全法民意调查的数据称,19%的法国父母承认“有时”打孩子屁股,46%承认“个别时候”打孩子屁股,2%则“经常”打孩子屁股。

  “老虎屁股摸不得,宝宝屁股也打不得了?”究竟是“干涉家庭生活”,还是“坚定保护幼儿”?恐怕拿到咱们这儿,也会有不同意见——曾几何时,关于“虎爸虎妈”的激烈争论就是明证。国人的传统中早有“棍棒之下出孝子”一说,此乃韩非子的名言“孝子不生慈父之家,忠臣不生圣君之下”的“扩展板”。然而,“现代文明”普及之后,这“棍棒论”市场日渐缩小,到了独生子女时代,更是出现了全家围着“小皇帝”转圈的“逆定理”。即便如今放开二孩,恐怕也少有父母施以棍棒了。

  刘禹锡诗曰:长恨人心不如水,等闲平地起波澜。虽然人心难料,但王振华那般“非我族类”的“恶竹”毕竟少而又少。在相当长时间内,妇女儿童的权益问题,仍将会是关乎国计民生的重要课题。

责任编辑:李昂
相关稿件